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由“带孙费”引发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5-11-06 08:16:11 打印 字号: | |
  近日,广西一名老人将儿子、前儿媳告上法庭,老人称孙子都是自己带,所以应该有一份带孙费。法院最终判决,夫妻各支付12000元给老人。此事一出立刻引发社会热议,有人认为索要带孙费理所应当,老人没有带孙子的义务,也有人认为通过法院诉讼处理,是把亲情利益化并不妥当,冲击了中国传统“含饴弄孙”的伦理体系。

  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带孩子,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在父母工作繁忙情况下,老人会主动提出帮子女带孩子,很多时候会掏腰包花费在孩子身上。然而随着本案的出现也提醒着人们对于这个现象存在着不同的声音,要重新审视长久形成的传统思维,顺应社会现代运行法则做出具体改变。

  本案在看似简单的家长里短的背后却蕴含价值观的法律基础。从案情来看杨金美老人并非一开始就索要“带孙费”的,而是在坚持了多年,财力精力都已经出现式微,儿子儿媳撒手不管的情况下,忍无可忍将其告上法庭,可见无偿带孙还是大多数家庭比较常见的模式,而这种模式之中往往隐藏着难以言表的爱与痛。

  从媒体报道的庭审内容中可以看到前儿媳在法庭上有这样一段话:“作为孩子的奶奶,照顾孩子也是应该的,如果这都要给钱,那是不是天底下所有亲人之间的照顾和帮助都要和利益挂钩?如果我给了钱,以后孩子出了问题,我是不是可以向其追责?”这句话是反对索要“带孙费”的典型代表。在这些人群看来,老人带孙子似乎是天经地义,带孙子不应该和金钱挂钩,否则就是伤害亲情。

儿媳的话代表当下很大一部分年轻人的观点,但这种看法与法律规定存在冲突。

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老人没有隔代抚养的义务,只有在未成年子女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情况下,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才有抚养该子女的义务。但杨金美老人的儿子、儿媳将孩子甩给老人多年,不支付孩子的日常生活费用,为人子女不体恤老人,为人父母不尽到责任,只顾自己玩乐,就是一种啃老行为。

依照《民法通则》第93条规定:“没有法定的或者约定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失进行管理或者服务的,有权要求受益人偿付由此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因此,法院判决作为奶奶的杨金美对两个孙女没有法定或约定的抚养义务,其帮子女照看孙辈,是一种劳动付出,有权向子女索要劳动报酬。

法院判决父母索要“带孙费”合法,不仅是了断一桩家务事,也明确了一种家庭责任关系,理清普及了一种社会关系。在本案中的儿子儿媳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对所谓“自由权利”的竭力诉求,却漠视放弃应承担的义务,这种残缺与分裂的“权利义务论”,正是促成了当今社会普遍存在的“隔代抚养”现象,在攫取自身利益的同时,逃避对老人的赡养义务和对孩子的抚养责任。对父母之爱“竭泽而渔”,却没有对父母的劳动和付出给予应有的感恩和回报,导致亲情互动的链条出现裂痕甚至脱节。

  从法理上讲,老人对孙子孙女并没有直接的抚养义务,给子女带孩子,不仅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消耗,也需要金钱和资本的投入,是一种“间接啃老”,理应得到一定的报酬。只不过,在大多数传统家庭观念的驱使下,许多父母并不愿意跟子女谈钱、言利。在看到子女在因为生活忙碌奔波的时候,作为父母在有精力和能力的前提下都会主动帮助子女毫无保留无私的照顾孩子。只有当子女的行为让他们痛心甚至寒心;当家庭内部的自我调节难以奏效的情况下,索要“带孙费”才会进入法律范围。而当法律条款遭遇伦理叙事,就不可避免地接受亲情利益化的诘问。这一次,通过前儿媳之口,“谈钱伤感情”,暴露出的正是中国社会的“养老”和“养小”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索要“带孙费”并非简单的家长里短琐事,也不是偶然发生的个案,反而是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和法制观念进步的表现。“带孙费”官司其实只是阐述了一个基本常识,有人担心这会让亲情染上铜臭味,其实更应该担心的是,亲情难道只能靠无休止索取来维持吗?支持老人索要“带孙费”的法院判决,则在父母与子女、义务与权利、亲情与责任之间厘清了一条法律界线。摒弃“有偿带孙”的传统偏见,明晰每个人的权利义务,社会大转型期间都需要重新审视与构建新型的社会家庭价值观念,重视利益主体多元化下的利益诉求,迎接现代社会发展对家庭传统伦理的挑战,本案无疑是一个颇具代表性的案例。
责任编辑:罗岩妍